首页 »

【读书】“土地批租”战役打响

2019/9/17 13:07:40

【读书】“土地批租”战役打响

 

果然不出顾刚所料,他今天在办公会议上的表现再次赢得了雷声的好感。来临州市之前,雷声听到过对顾刚的种种反映,多少对他存有一定戒心。但这段时间合作下来,雷声觉得顾刚为人直爽坦诚,不但与自己的工作理念十分一致,而且对自己十分尊重、支持,工作上配合默契,对分管的工作推进得十分到位,心里已经渐渐把他列为“土地批租”这场战役中自己最看重的亲密战友。

 

朱理栋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了雷声要加大土地批租力度,而且要把市机关的土地也批租的消息,就把雷声请到自己办公室,善意地提醒他,千万不可冒进。雷声嘴里答应,心里却感到朱理栋过于小心谨慎。一次与顾刚商量工作时,雷声无意中谈起朱理栋的提醒,顾刚有些不屑地说:“朱书记就是这个样子,树叶掉下来怕砸破脑袋,思想太保守,如果他思想解放一些,临州市的发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。”顾刚一边对雷声这么说,一边又在心里暗暗叫好,朱理栋与雷声在批租问题上产生分歧,那就有好戏看了。不久,机关里传出一些议论,有说朱理栋思想保守,胆小怕事,不支持土地批租的;也有说雷声盲目冒进,连老祖宗留下的机关这块土地也要卖给外商,太不像话了等等。至于这些闲言碎语的源头在哪里,又是由哪些人开始传播的,这些背后的阴谋已经暂时被挑拨离间掀起的风云掩盖住了。

 

为土地批租而准备土地资料是一项繁琐浩大的工程。要理清各个丘号的规划功能,要明确各个地号的技术参数,要评估各个地号的开发价值,要摸清各个地号现有的居民和单位的基本情况,要分析提出可供开发丘号的先后顺序……

 

尽管困难重重,但雷声对尽快做好批租准备工作依然充满自信。在临州市短短几个月工作下来,他对顾刚分管的城市建设系统敢打硬仗、善啃骨头的硬朗作风已经充分领教,尤其对常常受命担当重任的张沪生更是深信不疑。张沪生从清华大学建筑专业研究生毕业后,谢绝了首都多家设计院的高薪聘请,毅然回到临州市,投身家乡建设。他从机关的普通科员干起,副科长、科长、设计院长到局长,成为雷声和顾刚的一员爱将。这些日子,他带领部属夜以继日地工作,把眼睛都熬红了,却从不说一声累、叫一声苦。有时,是雷声或顾刚把他赶回家才稍作休息。

 

就这样,临州市拉开了实施“土地批租”改造旧区的序幕。经过艰苦的谈判和反复的比较,临州市选择了三、四幅小面积的地块和二十来户房产商,作为备选的地块和开发商,在作签约的准备。

 

面对经济全球化的趋势,如何利用好国内外两种资源、两个市场,成为各级干部必须研究的新课题,作为具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专家型领导,雷声自然懂得此举的重要。到临州市工作以来,他广泛发动市五套班子的领导和各部门、各区县的干部,利用各种资源,拓展各种关系,大力开展招商引资。

 

土地批租的兴起,一时间使之成为招商引资的重点。虽然外商来访很多,但毕竟绝大部分是小企业,真正有实力的大公司只是凤毛麟角。为了更好地树立临州市改革开放的良好形象,更好地形成对外招商的集聚效应,特别是吸引更多有实力的开发商来参与土地批租,临州市政府准备在1993年春节过后,到香港举办一次大型的招商推介活动。朱理栋可能也听到了对他的一些议论,因而不仅赞同举办这次活动,而且接受雷声的邀请,亲自带队前往,还请纪委书记、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也一同参加。

 

招商准备工作由顾刚总负责,张沪生协助。多年来,在省政府工作期间,雷声曾多次陪同省长接待过好多香港企业界的大牌人物,不少已成为熟悉的好朋友,如宏基公司的巩家兄妹、金龙公司的李先生、新世纪集团的翁先生、恒发集团的陈先生、东方集团的龚先生、国泰集团的荣先生、世纪集团的许先生等等,雷声亲笔给他们一一写了邀请函,由顾刚他们亲自送上门去。

 

元宵节一过,招商团就出发了。

 

二月底的临州市还是冬季,可香港、澳门已有初春的感觉。在那里,过春节和元宵是一件很隆重很喜庆的事,除了和内地一样的许多商家都张灯结彩,许多住家门上都贴着春联之外,许多大公司、大企业都会在春节前后举办春茗,请公司员工和合作单位代表参加,有的甚至一直举行到正月尾。因此,即使元宵已过,节日的气氛似乎犹未散去,代表团成员感觉又过了一回节日。

 

或许是行前太匆忙,来不及细看工作方案,当载着招商团成员的大客车来到下榻的天悦酒店门口时,朱理栋皱了皱眉头,轻声对雷声说:

 

“住这么豪华的酒店,是不是太奢侈了?”没等雷声回答,站在一旁的顾刚插话说:“朱书记,这可是招商引资的需要,有那么多香港大老板会来,在这里才能展现我们临州市的形象呢!再说,招商会的通知也已经发出去了,临时调整不大好吧?”

 

“这次只好这样安排了,下次我们注意,朱书记,您看行吗?”雷声接过话说。看到两位市长是这个态度,朱理栋便也不再坚持。待朱理栋一走开,顾刚就对雷声抱怨说:

 

“朱书记大事抓不住,这芝麻绿豆的小事却盯着不放,让我们真不好办呐!”

 

天悦酒店是全港最好的超五星级酒店之一,位于香港湾仔最繁华的中心地区,距离中环和铜锣湾仅几分钟车程。从酒店可以俯瞰维多利亚港,那壮丽的海景一览无余。而酒店豪华的装饰、舒适的客房和精美的菜肴更是这里的特色,特别是透过客房内硕大的落地玻璃窗,可以尽览周边的美丽景致。照理说,这么隆重的招商活动安排在这里是再恰当不过了,朱书记为什么不赞成呢?雷声心里有些疑惑不解。

 

香港之夜,灯火闪烁,光怪陆离。

 

雷声和纪委书记、组织部长、宣传部长一起到朱理栋的房间聊天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向窗户外看去,港岛五光十色的夜景尽收眼底。在交谈中,大家才知道,原来朱理栋曾在天悦酒店遭遇过“豪华的陷阱”。

 

那是八十年代后期,时任滨海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的朱理栋,专程到香港来访问港商,结交海外朋友,开展统战工作。当时是由几个港商联手负责接待的,好客的主人为了表示对内地领导的尊重,特意安排访问团下榻当时香港最豪华的天悦酒店,朱理栋住二十楼的一个套间,其他成员住五楼的标准间。虽说朱理栋在内地也算见过不少大场面,却是头一回到香港,更没有入住过天悦酒店那么豪华的地方。走进宾馆,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,简直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。当天下午,朱理栋一个人外出归来,进入电梯,却怎么也按不亮二十楼的按钮。他只好换乘另一部电梯,却依然如此。此时客人稀少,视线中也找不见服务员,搞得朱理栋束手无措。过了一会儿,有一位外国客人进入电梯,朱理栋马上跟了进来,只见那人取出房卡在按钮面板的一条缝里插了一下,就按亮了十八楼的按钮,朱理栋依样画葫芦,这才顺利地返回了房间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为了保证“VIP”贵宾客人安全而专门设置的程序,其他客人无法擅自进入贵宾楼层。朱理栋暗自庆幸,幸亏当时旁边没有其他人,否则真要被人笑话自己“老土”。

 

第二天早餐又遇到了麻烦。当朱理栋与访问团其他成员一起到一楼餐厅用餐时,却被告知他作为贵宾应到顶楼的商务餐厅用餐。原来,住不同的客房,就餐的餐厅也不一样。到了那里一看,果然就餐的客人没有一楼那么拥挤,服务员热情地迎上来接待,可是讲的除了英语就是粤语。朱理栋虽然上过大学,可是学的是俄语,对英语和粤语既不会讲,也听不懂,几乎成了聋子和哑巴。好不容易通过手势比划,像猜谜语一般才被安排了个座位坐下。此时,朱理栋觉得好像周围的客人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,让他觉得十分尴尬。就这样,享受豪华待遇对朱理栋来说,简直就是在受罪。在他的再三坚持下,经与负责接待的港商交涉,访问团终于换了一家普通酒店住宿。

 

听到这里,雷声哑然失笑,拍着朱理栋的肩膀说:“原来是朱书记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呀!”而纪委书记、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则声称,他们三个都是第一次到香港,头一次住这么豪华的酒店,倒是大开眼界。听到这话,让雷声产生了一个想法:今后应该请市委的领导也参加一些经济活动,让他们了解和体验经济工作,以便更好地理解和支持政府的工作。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 

(注:《雷鸣时分》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。不得复制、转载。栏目编辑:许莺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