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为了讨回25万元外债,她求助于“职业讨债人”,结果……

2019/10/10 4:51:12

为了讨回25万元外债,她求助于“职业讨债人”,结果……

文/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 陈琼珂

 

年过七旬的老人为寻回离家出走的孙女,在网上找人手机定位,被人忽悠;为讨回别人欠自己的债,女子不走正途,结果前门去虎,后门进狼……遇到麻烦事的时候,人们可能情急之下“病急乱投医”,导致麻烦不断。

 

近日,记者从司法机关了解到多个类似案例。法律专业人士提醒,无论是日常生活中水电煤之类的小事,还是遇到债权债务、经济纠纷,都要选择正规、合法的途径解决问题,否则很可能得不偿失。

 

找“职业讨债人”索债 不想货款却被卷走

 

因货款迟迟无法要回,陈女士找到“职业讨债人”索债,没想到货款虽然要回了,却没有进入自己的腰包。陈女士竟又将“债务人”告上了法庭,要求其履行偿还义务。近日,嘉定区法院判令驳回陈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 

陈女士的丈夫生前经营肉食品生意,与经营餐馆的胡先生之间有业务往来。截止业务结束,胡先生尚欠货款25万元,2012年12月,胡先生出具欠条,承诺在2013年5月前全部付清,然而他仅支付了5万元。此后陈女士的丈夫因病去世,陈女士多次催讨,胡先生均设法拖延。

 

觉得自己势单力薄难以讨回货款,头脑发热的陈女士遂心生一计,寻找强硬的“职业讨债人”帮助自己实现债权。由此陈女士在网络上联系到一名专门从事讨债事务的韩姓男子,并与该男子签订委托书一份,全权委托韩某负责向胡先生索债,双方约定以韩某索债取得款项的15%作为劳务费。

 

面对强势且咄咄逼人的讨债人韩某,胡先生心里着实恐慌,他向韩某出具承诺书,当即支付2万元。2016年4月,胡先生向韩某另行支付14万元,韩某因此书面明确陈女士和胡先生之间的债权债务全部结清,并将欠条原件交还给了胡先生。然而,这笔钱却并没有到陈女士手中。

 

起先韩某支支吾吾,语焉不详,后来他承认已收到货款,但货款存放在讨债公司处,但自己无法处置。在催讨无果的情况下,陈女士手持欠条复印件,将胡先生告上法庭,要求胡先生据此履行支付货款的义务,却只字不提曾找“职业讨债人”索债的前后经过。

 

法院审理后认为,当事人行使权利、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;受托人依据委托合同在授权范围内实施的民事行为,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委托人承担。本案中,陈女士与韩某存在委托合同关系,根据在案证据,陈女士与胡先生间的债权债务已结清。故陈女士再行要求胡先生支付货款,实属不当之诉,法院不予支持。

 

法律专家指出,“职业讨债人”指的是专门以帮别人讨债的人。职业讨债人的出现,有一定的社会基础,由于他们往往采取尾随、泼粪、刷漆、暴力胁迫等方式讨债,是一个游走法律边缘的特殊群体。专家提醒,我国明令禁止开办讨债公司,债权人切忌求助非法机构。虽然很多公司在打擦边球,用“清欠公司”、“调查公司”的名义行讨债之实,但债权人一旦与讨债公司签订了协议,其威逼利诱、软磨硬泡、电话轰炸等手段就都上阵了,麻烦也会接踵而至。

 

专家提醒,面对债务纠纷,债权人一定要采用合法的维权方式,切忌轻信讨债公司的承诺,要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合法权益。

 

孙女离家出走,爷爷网上找人定位被忽悠

 

2016年12月2日, 70多岁的高先生来到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顾村派出所报案,称其为了找离家出走的孙女,被一家自称定位找人的公司骗了3000余元人民币。公安接报后,在江苏淮安一居民楼中将犯罪嫌疑人于翔抓获。日前,于翔因涉嫌诈骗罪被宝山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 

2016年11月7日,正在念初中的孙女放学后离家出走了。因担心孩子遇到坏人,高先生心急之下在百度上搜索“找人”,后网页上跳出一家名为“鑫诚商务调查公司”的网站。对方声称可以通过手机定位到位置,并承诺找不到人全额退款。

 

高先生第一次打给对方520元,对方说定位是在浦东世纪公园内步行移动中。高先生担心自己从宝山赶去孙女已经离开了,对方便建议高先生买实时跟踪定位服务,需另加1500元费用,高先生马上同意了。第二次对方给的定位是黄浦区中山南路的某小区内,但高先生赶该到小区,对方又说,“要精确定位到楼号房间号则需再次加收1000元定位费”,并强调保证能找到,找不到全额退款。

 

高先生再次支付了1000元费用。然而,根据对方的定位,高先生上门仍没找到孙女。后来,他的孙女自己回家了,说自己根本没有去过上述地方。最终,高先生要求退钱遭拒,遂报案。

 

犯罪嫌疑人于翔供述,自2016年11月起,他在网上发布广告,内容为通过手机定位找人,并且做了一个假的网站,即“鑫诚商务调查公司”,网站的营业执照等证件都是找人做的假证件。所谓的“通过手机定位找人服务”,他也是通过网上第三方进行的,而且他也明知定位并不准确,高先生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。

 

经审查,检察机关认为,于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利用互联网诈骗老年人财产,数额较大,其行为已触犯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条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 

检察官指出,本案中,利用老人找孩子的急切心理行骗,不但可能耽误了找人的最佳时机,还触犯了刑法,当依法处置。检察官也在此提醒市民,如遇此类事件应第一时间求助警方,切莫病急乱投医,一不小心就轻信“骗子公司”的鬼话,掉进陷阱。

 

男子通过小广告修空调引来“黑社会”,被敲诈4000元

 

去年8月,正值酷暑,张先生家中的中央空调故障突发,一家人苦不堪言。厂家派人上门查看情况,发现机器正常,怀疑是电路有问题。他想起来信箱里有不少小名片,其中有一张写着“控制、修复电路、电表”等字样,张先生立即拨打了上面的电话。接通后,对方十分肯定的答复到“可以弄,而且有办法让电表走慢些,费用大概500元左右”。

 

当天下午3点左右,张先生见到了上门维修电表的李某和朱某。进屋后,李某表示他们除了维修电表,还能让电表走慢点,张先生同意改装。之后,朱某下楼去电表箱“操作”了,而李某留在楼上跟张先生聊天。李某讲起自己之前在老家安徽混社会的经历,并称自己是帮老板收“保护费”的,势力最大时候手下有两百多个“弟兄”,这几年在上海做起修电路、改装电表的营生,虽然没以前风光,但“道上”还是认识不少人的。

 

大约20分钟后,朱某上楼称电表弄好了。张先生不懂电路、电表这些东西,便询问收费多少。李某直接开价4900元,张先生觉的不可思议,电话里说只要500元,为何费用突然变得这么高?

 

李某十分淡定,“之前电话里说的500元只是中介费用,今天的费用还包括维修、改装费,并且这个价格也不是我定的,是老板定的。”一旁的朱某也连忙附和,称张先生家的电表是最新的智能电表,改装的难度很大,收费自然要高一些。

 

一番交涉后,李某、朱某看张先生不愿给钱,便以带有威胁的口气称,今天拿不到钱就没法跟老板交代,让张先生自己考虑好后果,同时补充到今天看张先生的面子再打个折,只收4000元。

 

张先生默默盘算,自家地址对方已经知道,而且改装电表本身也不光彩。张先生决定不惹这麻烦,从钱包里拿了4000元给了李某。事后,张先生感觉自己遇到了骗子,遂报警。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查看,结果被告知电表没有被动过。

 

警方查看小区监控视频后将朱某抓获。朱某到案后交代,他们两人曾经作案数起,都是通过在小区居民信箱内投放小广告的形式,待有居民打电话求助时,假扮电工上门维修,威胁居民支付费用。朱某也承认他们并非什么“黑社会”,这样说只是为了更容易敲诈户主钱财。

 

松江区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朱某提起公诉,朱某被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,并处罚金3000元。2017年2月,李某在追逃压力下投案自首,松江区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李某批准逮捕。

 

检察官提醒,居民日常生活中,难免会遇到一些水电故障,很多居民为图省事拨打小广告电话求助,并不会考虑这些所谓公司或者维修工的资质。因此,信箱中的小广告不可轻信,遇到问题要找正规厂家售后服务,或者求助政府部门管辖的水电公司来帮助解决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