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观点|面包掺假的第21种新方法——想起马克思批评伦敦面包商

2019/10/16 13:34:50

观点|面包掺假的第21种新方法——想起马克思批评伦敦面包商

一家名为法欣的面包店被举报长期使用过期发霉面粉制作面包。店名Farine,在法语中是面粉的意思。据这家店的法国老板弗兰克声称,店内原料都是法国进口的,从而保持高质量。卖到10多元钱一只、一天要卖掉1000多只,供中、小学生放学后食用的“美味”点心——羊角面包,居然涉嫌使用过期发霉面粉。消息传出,舆论大哗。

 

自从面包作为西方人的一种主食以来,面包掺假行为早已司空见惯。在1862年10月30日,马克思就在英国《新闻报》上发表一篇文章,批评伦敦的面包商为获得更多的利润,在制作面包时添加一种“面包素”的行为。文章中讲到,加里波第、美国内战、希腊革命、棉纺织业的危机和威亚尔的破产——所有这一切如今在伦敦都退到次要地位,而让位于面包问题,一个地地道道的面包问题。

 

接着,马克思又幽默地写到,英国有句古语说,每个人,甚至最好的人,一生都得吃一斗脏东西。但是,“约翰牛”想不到的是,在最直接的物理意义上,他天天都在吞食一种不可思议的由面粉、明矾、蜘蛛网、蟑螂和人的汗水做成的mixtum compositum(混合物)。

 

在《资本论》第一卷第三章“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”里,马克思又重申了上述批评:“面包掺假的情况,令人难以置信,尤其在伦敦更为厉害。这种现象,最先是由下院‘食品掺假’调查委员会和哈塞尔医生《揭穿了的掺假行为》一书揭发出来的。”(《资本论》第一卷上,第227—228页)这种叫“面包素”的添加剂,是把明矾磨成细粉或与盐混合,加入骨粉,成为一种常用的面包添加剂。加进了“面包素”的面包分量加重,伦敦的面包商获得了更多的剩余价值。

 

现在,上海武康路上这个50岁的法国男人弗兰克,看来是要远远胜过了他的前辈伦敦的面包老板?这个在朋友眼里“孤独的美食家”,员工眼里“完美主义”的老板,现在,不幸被他的部下展现出了一个生意人的另一面。弗兰克曾得意洋洋地说,10多元买一个羊角面包在巴黎是很难让人接受的,但在中国,我“成功”了。是吗?

 

一个半世纪前的英国面包老板所生产出来的面包,是一种低价面包,供应对象是普通的“约翰牛”,即大多是每天靠两磅面包为生的穷人。弗兰克的法欣面包店,供应对象是白领和中小学生,打出了“最好吃面包”的广告。不过,如今,他一手创立的Farine面包店涉嫌长期使用过期发霉面粉,数家分店相继停业接受调查。

 

用过期发霉的面粉,做出香喷喷的面包,据说办法是多加糖和盐,再加点香精和调料,使消费者吃不出霉味,再多放点膨松剂,使做出来的面包又松又香又软,口感一样不逊于上海面粉做出来的面包。他还涉嫌用各种脏水清洗的模具,让羊角面包具有漂亮的外表,高昂的价格、豪华的店面装饰、运用互联网大做广告,获利之丰,也貌似远远超过了他的前辈了吧。

 

揭穿食品的掺假行为,实在是当务之急。这一点,马克思也早在140年前就尖锐地指出来了。马克思在“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”的脚注(76)中列举了法国化学家舍伐利埃在一篇论商品掺假的文章中说,他所检查过的600多种商品中,很多商品都有10种、20种,甚至30种掺假的方法。他又说,很多掺假的方法他还不知道,而且知道的也没有全部列出来。舍伐利埃指出,糖有6种掺假方法,橄榄油有9种,奶油有10种,盐有12种,牛奶有19种,面包有20种,烧酒有23种,面粉有24种,巧克力有28种,葡萄酒有30种,咖啡有32种等。马克思接着又幽默地写到:“他的报告和列举的证词激动了公众,不过不是激动公众的心,而是激动了公众的胃。”

 

看一看食品掺假的现实,比一比当年舍伐利埃所述的材料,显然是大大有过之而无不及。现在,法国老板弗兰克的“推陈出新”,又为面包掺假提供了第21种新方法,为舍伐利埃的统计增加了新材料,值得国人的高度重视:洋人制作的食品也可能有掺假的货色,不可不防。


主编:王多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雍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