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外省市看一号课题】改变传统行政思维

2019/10/16 19:38:24

【外省市看一号课题】改变传统行政思维

 

 

 

上海基层社会治理变革的动作,紧挨着的太仓第一时间感觉到了,太仓市“社会办”副主任葛为平见到记者就一声感慨:“上海人有的是智慧!”

 

太仓在社会治理上有自己的特色,太仓“政社互动”模式正在江苏全省推广。该市从2008年开始梳理职权,界定政府部门和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关系。老葛是“老法师”了,他从当地司法局到政法委,从“综治办”到“依法治市办公室”,再到“社会办”,几十年一直在和“社会治理”及“基层建设”打交道,“社会办”的全称便是“加强社会建设创新社会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”。且听老葛怎么看上海的“一号课题”。

 

记者:一听上海创新社会治理,就夸“上海人有智慧”?(笑)

 

葛为平:太仓曾出现这样的情况,居委会和村委会被视为乡(镇)政府的“延伸”,关系理不清,自治难,共治也难。老百姓总把村委会主任、居委会主任看成是“政府的代言人”,民意难上传,矛盾难解决。太仓近年“政社互动”改革的关键,就在于厘清基层各主体之间的关系,即便是“船小好掉头”的太仓,也用了6年时间来调研、试错、纠偏。

 

而我刚在电视里听到几句话印象很深,说上海基层未来“没人给人、没钱给钱、没权给权”“没法律地位的就依法给它地位”,这种“内部关系梳理”是社会治理最根本的问题,也是最难的,上海一下子就抓住了,这不是大智慧嘛!

 

记者:实现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,必须要先迈出这一步?

 

葛为平:上海的“一号课题”不仅重视区和街道的关系,还触及了居民区治理体系,这需要很大的勇气。太仓梳理镇与村关系时,曾出现镇委书记、镇长不愿意放权的情况:“指标不能分解下派,镇里的‘大指标’怎么完成?”这其中,需要有创意、有勇气的制度设计。比如,我看到上海“取消街道招商引资职能”,我知道,触动会很大。坦率说,这一点很多地方目前还做不到,也未必敢做、未必愿做。

 

记者:太仓社会治理的重点,在乡镇与村、居委会之间的“良性互动”,是否有经验可供上海借鉴?

 

葛为平:太仓的经验在于尊重基层,让政府和基层自治组织从“上下级”变成“伙伴”,把权力还给村委会和居委会,政府需要基层组织协调的工作和服务,必须通过协议购买。上海为一些居民区党组织书记提供事业岗位和事业待遇,还保障了居委会的工作经费,这确实让人羡慕,太仓也有试点,但如何进一步厘清居委会和政府职能部门的关系,这需要进一步探索。

 

我看到上海的“一号课题”也涉及到了“政社合作”。上海社会组织发展得好,如今太仓“居家养老”服务也从上海引进了社工组织,上海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色,值得太仓人常去学习交流。

 

记者:上海花了一年时间聚焦社会治理和基层建设,太仓也在此课题上探索多年,您对上海“一号课题”结题后的社会治理实践有何期待?

 

葛为平:“一号课题”的意义不仅在于文件,而在于让更多人开始改变理念;我在太仓“社会办”近年来的工作重点之一,便在于宣传新的“政社互动”理念。创新难,难就难在改变既有的习惯,可以料想到的,是在大胆而有效的制度设计下,更多人能改变传统的“行政思维”,这对未来的影响是深远的。